母亲生病女儿花30万,儿子只出500元,老房拆迁全归儿子,为啥?



  • 薛老太太家有三个孩子,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,老大冬兰,老二冬梅和老三冬宝。薛老太太老伴死的早,家里条件不好,老二冬梅,小时候就送人了,家里只剩下冬兰和冬宝两个孩子。这也是一个传统的农村家庭,养儿防老的思想根深蒂固,所以家里有什么好吃的好喝的,都会给冬宝。冬兰也不计较什么,两个人从小到大,基本上就是这个样子。

    冬兰如今50岁,有一个女儿大学毕业,找了一份好工作,收入也不错。冬兰和丈夫比较勤奋,也比较节俭,经常起早贪黑的去赚钱,女儿也比较孝顺,经常给家里寄钱,所以冬兰和丈夫也有一定的积蓄。冬兰还计划着,等到女儿出嫁的时候,给女儿一笔嫁妆,让女儿风风光光的出嫁。

    冬宝从小娇生惯养,什么活都不做,现在经常在外面赌博,欠下了不少外债,自己本身也没有上进心,日子过得穷困潦倒。

    天有不测风云,薛老太太三年前得了病。跑了很多医院,医生都建议不要治,花个几十万也不一定治得好。冬兰找冬宝商量,冬宝两手一摊说:“姐我在外面还欠了十几万的外债,我可没有钱给咱妈治病。再说,医生也说这病不好治,花再多的钱也是打水漂,还不如在老家挂挂吊水得了。”薛老太太也知道自己的病不好治,拉着冬兰的手说:“兰啊,妈把你们拉扯大不容易,妈不想死,妈还没有享福呢,你一定要给妈治病啊。”冬兰于心不忍,把自己身上的三十万积蓄全部拿了出来,带着薛老太太东奔西跑,跑了好多家医院。冬兰和丈夫都没有上班,一直陪着薛老太太,有两年的时间。期间冬宝只来只来过一次,拿了500块钱,后面就再也没有出现过。

    说来也怪,经过两年多的治疗,虽然30万的积蓄花完了,但是薛老太太的病竟然慢慢的好了。并且人也开始走鸿运了,薛老太太老家的房子要拆迁了。薛老太太家的房子面积不小,算下来可以补两套房子。一套140多平米,一套90多平米。

    冬兰就在心里盘算的,把大的房子留给弟弟,毕竟他在外面欠了外债,生活也不好,把小的房子留给自己,冬兰把自己的想法给丈夫说了,丈夫也表示同意,冬兰还打算把母亲接到自己家里来养。

    冬兰做事雷厉风行,第二天就到了娘家,娘家这边的邻居都很热情。看到冬兰就说:“冬兰来啦,薛老太太你看呀,你家冬兰多孝顺呢。花那么多钱给你看病,要不是冬兰哪,你的坟头草,现在就老高了。”冬兰也很热情的跟邻居打招呼。

    薛老太太看到冬兰过来也很高兴,又跟冬兰说:''妈知道你喜欢吃山芋藤,所以提前就给你摘好了,你走的时候记得带上。''冬兰很高兴,对薛老太太说:''妈你对我真好。''薛老太太也说:“我是你亲妈,我不对你好,谁对你好。”

    冬兰对薛老太太说:“妈你看,我弟弟这些年不争气,工作也不顺利,在外面也欠了很多外债,家里还有两个小孩子,生活也挺不容易的,我就想,家里拆迁的两套房,大的留给弟弟,小的房子,那如果您要住,您先住着,等以后再把房子给我,如果您不想住,可以现在把房子给我,我带您到城里住,到时候我给您养老。”

    薛老太太显得很为难,好长时间之后才说:“兰啊,你弟弟这些年很不容易,没有赚到钱,还在外面欠了不少外债,家里两个孩子,女儿不需要房子,可是儿子以后也要啊,你也不要有什么意见,我打算把这两套房子都给你弟弟,以后啊就到你那吃住。你呢现在过得比你弟弟好。你闺女又争气,你就当帮帮你弟弟。”

    冬兰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,对薛老太来说:“妈,您...您的意思是两套房子都给冬宝,我一套也没有。您这也是太偏心了,你有病的时候,我倾家荡产也要救您,可冬宝那,他在干什么?他欠了那么多钱,也是自己在外面赌博欠下的,他从小到大做过什么?给您这30万,是我和我家那位起早贪黑,从早上4点多忙到晚上9点多才赚到的钱,您心里要有一杆秤啊,我可是拿我女儿的嫁妆钱来救您呢。”

    薛太太低着头,看了自己的脚,慢慢的说:“我不要他为我做啥,谁让他是我儿子呢,我东西都得留给他。”

    “这是什么道理?儿子是人,女儿就不是人,如果硬要说有什么区别的话。那就是我比你这个儿子好1千倍1万倍。”冬兰忍不住大吼,然后摔门而去。

    回到家后,冬兰把事情告诉了自己的丈夫,丈夫对此也愤愤不平,两口子找来了亲戚,放出话来,两套房子不能全部给冬宝,如果薛老太太硬要坚持,那么冬宝要把30万给冬兰,冬兰和薛老太太断绝关系。薛老太太当然不同意,坚持要把两套房子给冬宝,并让冬兰给她养老,薛老太太逢人就说,冬兰当初给她看病是图他的房子,说冬兰不是孝顺而是精的很。

    一家人闹上了法庭,根据法律规定,冬兰和冬宝都有继承权,但由于薛老太太在世,遵照学薛太太的意愿,两套房子都归冬宝所有,但是冬兰不再履行赡养学薛老太太的义务,同时30万的医药费由冬南和冬宝共同承担。

    此事过后,冬兰彻底和薛老太太、冬宝断绝了关系。

    有人觉得学薛太太做的是对的,有人觉得薛老太太糊涂,自己家的儿子什么德性自己还不知道,若是以后薛老太太又发病了,冬宝真的会管他吗?到时候岂不是落一个很凄惨的下场。

    无论怎么说,在这件事情之中,薛老太太和冬兰,都没有得到什么好处,反而那个最不争气的冬宝成了最大赢家。对此,你怎么看?

    (图文来源于网络,如有雷同,请联系删除!)

    来自:html2.qktoutiao.com/detail/2019/09/18/1424729457.html



最新帖子

推荐阅读